富士康为什么要造机器人

富士康为什么要造机器人
  技术挑战之外的障碍来自于对工作不保感到焦虑的工会工人和社团。尽管亚洲不断上涨的人工和运输成本,以及对知识产权被剽窃的恐惧使部分工作正在向西方回流,但机器人地位的扶摇直上意味着这个国家能创造的就业岗位更加稀少。

  坐落于旧金山南部的米尔皮塔斯Flextronics公司经营着一座巨穴一般的太阳能电池板工厂。其大幅的旗帜上骄傲地宣称“把工作和制造业带回加州”(此刻,中国占据着美国太阳能电池板市场份额的一大部分,同时它也在自动化自己的工厂)

  但在这座尖端的厂房里,组装线每周7天,24小时全天运转。这里到处都是机器人,而工人则寥寥无几。所有的重物搬运和几乎所有的精密工作都由机器人完成。它们排列好太阳能电池单元并将其封装在玻璃中。而工人做的事情只是修剪多余的材料,布线,并把每块电池板用少数的紧固件固定在简单的框架中。

  制造业的此种技术进步也开始改变世界范围内其他雇佣了上百万工人的环节。其中一个就是物流业。这里的机器人可以以世界最快短跑运动员的速度储存,取出,打包货运物品,远比人工高效。对于像C&S食品批发这样的公司,机器人可以立刻替代人工。C&S食品批发公司是美国最大的食品杂货分销商,并已经采用了机器人技术。

  (机器人)视觉和触觉技术的快速进步使机器人能够胜任一系列广泛的手工工作。例如,波音的宽体商用喷气飞机现在就是利用高速且精确移动的大型机械实现了机体蒙皮上的自动铆接。即使有了这些机器,波音公司仍然宣称它需要找到足够的工人以制作它的新型787客机。这些机器使加工精度大大提高并且让工人更加安全。

  而在加州Earthbound农场,新近安装了四台拥有定制吸盘机械臂。它们可以迅速地将一箱箱有机莴苣堆放在货运箱里。这些机器人干活的速度比之前的工人快得多。根据Earthbound此套系统的开发商,加州普莱森顿Adept技术总裁John Dulchinos的说法,每台机器人可以顶替二到五个之前在Earthbound的工人。

  美国的机器人制造商宣称,在许多领域,机器人技术已经比人工更加经济。

  去年芝加哥自动化展销会上,亚特兰大的一家名为工厂自动化系统的咨询公司的总监Ron Potter向与会者提供了一份电子表格,这份表格计算出机器人将会多快为他们带来回报。

  例如,花费25万美元安装一套机器人生产系统以替代两名年薪5万美元的机械操作工,在接下来在系统寿命的15年间,机器的产出及成本节省可达到350万美元。

  奥巴马政府宣称这一技术转型给予了美国保持竞争力的历史性机遇。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的副局长Tom Kalil称:“我们将制造业留在美国的唯一办法,就是必须有更高的生产力。”


全球硅产业最大生产国和消费国、最大的钢铁市场、最大的汽车消费地……伴随第三次工业革命和中国产业结构调整转型,中国又悄然成为全球智能机器人的最大市场。

  光伏产业的惨痛教训、国内钢企目前的大面积亏损现实,自主品牌轿车的市场份额今年首次跌落20%以下,辉煌过后的酸楚现实说明:机遇并不意味着成功,如不能审时度势,通过科学发展自主创新实现超越,国产机器人行业也有可能在大机遇的激流中黯然伤退。

  核心竞争力缺失

  在中国机器人市场,外国机器人巨头处于明显的垄断地位,尽管这几年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迅速,相关企业奋起直追,但是依然处于弱势地位。中国目前已经晋升为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但是所面临的自主品牌薄弱、核心零部件研发滞后、产品认知度与附加值低、低端产能过剩等一系列问题却日益突出。

  随着近几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表现强劲,市场容量不断扩大,世界上工业机器人四大行业巨头———瑞士ABB、德国库卡、安川电机和日本发那科纷纷抢滩中国,设立分公司及合资公司。这四大企业在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占比高达70%,而且仍在不断强化布局优势。不仅如此,意大利、美国、韩国的机器人及配套企业也已经布局中国主要地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企业竞逐的最热门市场,分享中国大餐,已经成为全球共识。

  “这个最大的市场将面临严峻挑战。”曲道奎说,在全球范围内,美国呼吁“要重新回归制造业”,希望通过发展人工智能技术、机器人技术和数字制造技术,重振美国的制造业;欧盟委员会提出了“新工业革命”概念,强调技术创新和结构改革,大力推进新的生产方式包括机器人、数字技术等新兴产业;日本、韩国也将机器人列为未来战略新兴技术,各自制定了详细的战略发展计划。

  赵杰介绍,2013年中国机器人市场中,应用于焊接等领域的技术含量更高的多关节机器人几乎被外资所垄断;国内企业销售的工业机器人中,坐标型机器人是主要产品,占比超过40%,数量超过外资企业在华销售同类机器人的总量。“这表明,国产机器人主要以三轴、四轴为主,仍然处于单价较低的工业机器人状态,主要应用于对性能要求较低的领域。”

  虽然我国每年申请机器人技术相关专利、发表机器人技术相关学术论文居世界首位,但核心技术研究却大幅落后。以RV减速器为例,中国申请人申请的专利仅26件,且有效专利仅有13件,发明专利只有2件;而国外申请人在华申请了专利47件,其中有效的26件全部是发明专利。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会长王瑞祥说,国产机器人与发达国家机器人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以前只能进口机器人,我们照猫画虎开始探索,但产品的质量和寿命上不去,国际品牌知名度不高,根本原因在于缺乏技术的核心竞争力。”

  面对机器人产业的高增长机遇,各地政府不断上马机器人项目,大大小小的机器人产业园建设如火如荼。据不完全统计,到今年一季度,全国就有36个城市将机器人产业作为当地重点发展产业;不少企业也纷纷转型生产机器人,中低端产能过剩苗头已经出现。

  以智能代步车为例,由于目前上海、天津等地都有厂家生产相关产品,制造企业在开拓区域市场时给代理商的价格已开始出现松动迹象。

  据介绍,从机器人产业链层面,包括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整机和下游应用,其中上游中国欠缺,与国外技术差距较大,而中下游是我国主要涉足的领域。

  资本市场舆情战略研究员李一川指出,机器人项目投入大,周期也相对长,市场需求的增长并不是爆发式的,短期内如果急速同质化扩张,最后大家都拥堵在产业链最没有价值的环节,就会带来产能过剩,使机器人行业陷入与当年光伏产业同样的境地。

  “国内的机器人企业已是遍地开花,机器人概念的上市公司就接近60家,跟机器人相关的规模企业已有140多家,而且平均每周还会出现一个机器人概念的企业。而国外的机器人企业也不过十几家。感觉像一堆小草跟人家大树去争抢阳光。”曲道奎说,“如果这么一锅粥地乱干快上,机器人产业的大机遇可能又变成一个产业大悲剧。”

  自主创新举步维艰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机遇,需要政府、科研部门和企业合力研究。”科技部高新司先进制造与自动化处处长周平认为,中国与国外机器人发展的最大差距是上游基础研发明显不足。

  “必须围绕市场应用需求,大力开展有针对性、差异化的共性技术和学科交叉的变革性技术研究,才能实现对国外机器人巨头的弯道超车。”他说。

  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要迅速提升国产机器人自主创新水平,不仅需要人才和资金的积聚,更需要在体制机制上进行改革创新。

  赵杰介绍,在中国,机器人发明专利申请量排名前十的申请人中,国外申请人均为企业,而国内均为高校,研发主体集中在科研院所,不仅限制了成果的转化应用,最终也制约了技术创新。机器人技术方面成果现实的转化率也就3%左右。

  “机器人产业创新应该在国家层面进行资源整合和模式创新。在产学研体制中,应该以‘产’为基础,但现在以‘学’为主,技术研究不是为了应用,而是为了评奖,大量创新资金被浪费。科研项目申请时,虽然表面是以企业为主导,但企业往往成为傀儡,主导权基本都在大学和科研院所手中,资金一到位就像中了奖,参与者把钱一分,许多创新的资金最后都做了无用功。”一位业内专家说。

  由于缺少顶层设计和区域协调机制,创新资源重复而分散,既缺乏合力又形成巨大浪费。以辽宁为例,在辽宁中部八个地级市中,包括机器人行业在内,分散着700多家产业检验检测机构,分属多个领域、各自为政,在有的检验检测项目上,仅有10%能够满负荷运转,50%的设施使用率不过25%。

  创新资金的集中、分配和使用政策也需要重新审视。“国家鼓励企业创新可多做减法少做加法,用减税代替项目补贴制,既让优秀企业有更多的留利来创新,还避免项目资金的寻租风险。”曲道奎进一步建议说,希望国家从大产业的角度,多建大的研发创新平台和测试检验平台,修好产业发展的大公路,让各个企业在统一的赛道上自由创新地奔跑。

  国际机器人专家普遍认为,机器人发展将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开端。专家同时提出下一步机器人产业亟待解决的难题:“人机协作”,即工人和机器人同时在车间里搭配工作,人在机器人的辅助下做更有创造性的工作,而机器人从事精确度高、重复性强的.